您的位置:主页 > 要问速递 > 圆通快递东部软件园网点突然停运超600件包裹滞

圆通快递东部软件园网点突然停运超600件包裹滞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12-29 10:55 浏览次数:

  昨天,钱报记者赶到了文三路90号杭州东部软件园内,这里有一个圆通快递的服务点,成堆的快递包裹中就有“他人即大”的快件。

  圆通快递杭州文三路分公司的负责人承认,该网点大约有600多件包裹没有及时送出。但他强调,快递公司并没有恶意扣留顾客包裹的情况。而没有及时送出的原因是,网点的承包人突然“不干了”。

  昨天,杭州市邮政管理局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并督促浙江圆通速递有限公司尽快解决纠纷。截至昨晚钱报记者发稿,圆通快递临时抽调人手,600多件包裹大多已经送出。

  前几天,网友“他人即大”网购了一双鞋子,选的是圆通快递,按照正常的发货速度早就应该收到了,可是这次迟迟没能等来快件。于是,他就去网上输入快递单号查询,显示物品已经到投递点(圆通文三路公司)。“当时我向公司前台咨询,其他家的快递都能按时收到货物,唯独圆通的快递没有收到。”

  网友“他人即大”就给平时接业务的圆通快递员打电话,对方的说法让他感到很意外。“电话中说是因领导拖欠他的工资,所以他就扣留了手上所有的快递,想以此来威胁领导,从而拿到自己的工资。”

  既然快递员不收,自己上门取总行吧?“圆通快递员拒绝了,他说整个园区所有的快递都别想拿到,他要扣留着来作为跟其领导进行交涉的筹码,然后就挂了电话。”

  昨天下午,钱报记者赶到了文三路90号东部软件园内,经由大门,一直往里走,在园区内一拐角处看到一排简易房,共有四个房间,其中一间门牌写着“圆通快递”,二十多平方米的房间内,一张办公桌,一台饮水机,以及一个摆满包裹的货架。两人正忙着扫描快递单,“我是今天刚来的,这个点上的快递员不干了,我们是公司临时派过来支援的。”

  采访中,一位叶先生跑了过来,他是来找自己的包裹的。“网上购买了一些海鲜,4月13日就已经到达这个派送点,但是等了3天依然等不到,打电话联系业务员,他说不干了,于是我就自己来了。”

  屋内一片忙碌,屋外也如此。门口仅有的50多平方米的空地上堆放着大小不一的圆通包裹,15辆三轮车,准备下班前全部送出。“一共有600多件包裹没有及时送出去,我们现在正在加班加点。”工作人员介绍说,至于这次事情到底是不是扣件他们不清楚,要问老板。

  位于杭州东部软件园内的这处场地,只是圆通快递的一个服务点。老板姓孙,而他的上一级是圆通快递文三路分公司,经理姓朱。

  昨天,孙老板和朱经理都否认了“扣件”之说。他们强调,没有克扣快递员工资,快递公司也未恶意扣件,只能说是没派件或延迟送件。“就延迟了一天,就是4月15日这一天的包裹没有往外送。”孙老板说。

  朱经理说,孙老板要求公司给予一些补贴,原因是经营上有亏损,但公司没有同意。“我们查了一下,其实也还好的,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而且当初签合同的时候就明确了,盈亏都是他自己负责的,现在要求公司承担,肯定说不过去的。”

  4月15日,朱经理接到了总部电话,称很多顾客反映包裹没有收到,这时候他才发现孙老板的服务点停运了。“我就赶紧抽掉了15名快递员,赶过来派送快件。他(指孙老板)这样做(注:不派件)对公司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而孙老板对不派件的解释是,4月15日这一天,他是在和公司交接业务,所以没有派件。“自从承包这个点,一直在亏损,所以我也不想干了,那一天就是和他们交接,派件和接件都没有正常进行。”

  为了求证,昨天,钱报记者也将情况反映给了圆通速递有限公司(上海总部),“工号11844”的工作人员承诺昨天18点前给予回复,但截至昨晚钱报记者发稿,都没有等到任何回复。

  目前,快递行业经营模式主要分为直营和加盟两种。直营好理解,由快递公司自己开店,人是自己的,公司自负盈亏。而加盟则不同,缴纳公司一定费用后,加盟商自负盈亏,这是大部分快递公司的做法。

  加盟制对快递的迅速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短时间实现了网点覆盖的最大化。对于加盟商而言,加盟品牌快递要比单干的风险低,靠着品牌可以获得稳定的客源。

  然而,加盟伴随而来的一系列管理和服务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快递公司对加盟商的控制能力有限,对公司制度的执行不一,导致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层层分包,也是加盟的另一个乱象。以本次圆通事件为例,朱经理的圆通快递文三路公司,属于圆通的一级加盟商,承担了杭州文三路周边圆通快递业务,而他又将这一区域分割成一块块,承包给一个个经营户来经营。很像工程的包工头。而在朱经理手下,有40多个和孙老板一样的小经营户。

  作为一级加盟商,朱经理有公司和固定的经营场所,但下面一个个经营户则大都是私人,门槛非常低。以孙老板为例,他手下4个快递员就承包了“西溪数码港、东部软件园”这一片的圆通快递业务,平时只需要按合约交给朱经理承包费即可。

  上级公司的固定费用、水涨船高的转让费、愈演愈烈的低价竞争,让底层网点经营户的利润空间越来越有限,服务质量自然下降。

  孙老板给算了这笔账,以江浙沪范围内的一公斤包裹为例,收一个快递,费用为5元。圆通快递总公司要收取如下费用:面单费,包装袋费,快件扫描费,称重费……。“算下来,我5块钱收一个包裹,要交给总部4.8元至4.7元,最后只有几毛钱的利润。”孙老板说,如果运到偏远的地方,还需付一个“扶持费”。除此之外,每个月还要定时交给上级加盟商承包费,也就是交给朱经理,每月7800元。不管赚不赚钱,这些支出都是固定的。

  另外,还有水涨船高的转让费。圆通对于加盟商不收取加盟费,但是要想经营一个区域市场,需要交给原经营户一笔不小的转让费。朱老板就是在2014年年底花了8万元,从别人手里拿到了“西溪数码港、东部软件园”这一片的圆通快递业务。

  接下来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网点经营户要想赚钱,就必须尽可能扩大自己的业务量,因为同一市场内有多家快递公司。而要想增量,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降价,这让已经很有限的利润变得更加微薄。一旦经营不善,亏损是常见的结果。“我原本不懂快递,以为会赚钱,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经营4个月已经亏损了20多万。”朱老板说。

  昨天,杭州邮政管理局也第一时间介入了调查,并督促浙江圆通速递有限公司负责人尽快处理纠纷,务必保证快件派送。

  杭州邮政管理局认为,作为快递公司,圆通快递在这次纠纷中,本应该提前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他们系统后台完全可以实时监控到,这么多包裹发往网点却没有被送出,圆通快递应该及时发现问题苗头,主动介入解决可能产生的纠纷,而不是等到问题发生。”

  而对于快递行业发展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市场监管处相关负责人坦言,他们也一直在努力引导和管理。“从长远来看,快递行业仍处在一个发展的阶段,进步很大,但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一个过程。”

  比如,对于快递行业的加盟制,相关法律并没有禁止,但有严格的门槛条件。“加盟商作为一级法人,根据邮政法,必须拥有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同时还有不低于50万元注册资金和人员资质的要求。”

  镁光灯和摄像机的注视下,乌泱泱一堆人,五名地方政府一把手坐在最前面,接受这样毫不留情面的训话,说实话,我要是那五个县长区长市长,估计脸上的表情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儿去

  一旦起来,整个中国社会,就会一起骚动起来。4月11日晚上10点,鸟巢旁边的一个隧道里,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这场车祸,就与这轮牛市有关。

  丁磊抱怨网费过高,网速较慢,总理当场承诺提网速、降网费。对于总理的表态,网上点赞的很多:“总理说出了亿万人民的心声啊!”“坚决支持拥护总理,网速网费关系重大,属于民生与发展经济的重要因素。”

  遭讹诈,监控证清白,“人性”执法不追责,直接对“老人”放行。此事怎么看都像一出人性化执法的温情剧。但是且慢,两位老人讹诈他人,已经涉嫌违法,如果讹诈数额达到一定程度,还可能涉嫌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