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要问速递 > 用农民的眼光看当前市场

用农民的眼光看当前市场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08 01:28 浏览次数:

  你想,中国搞改革开放、市场化,一下子就涌现了无数个农民企业家,成为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诞生了很多优秀企业,有的已成为世界级的。而前苏联搞市场化,说起来比我们彻底,但最终却绕了一圈,回去了。其中的原因何在?很多人都只从政策角度、从改革开放的先后次序角度去考虑,却忘了还有最根本的一条:中国几千年来都是以自耕农为主的经济。自耕农,一切都得靠自己,风霜雨雪、天灾人祸、四时农活、一家生计,全得靠自己去打拼、去筹划,一个好的自耕农,在这些方面的思维、本事绝不亚于一个企业家。

  说小农意识当然是一种自嘲,事实上,在趋势交易中,有两种表现都是值得注意的:一是长阳破颈线,但收盘又回到颈线之下;另一个是大幅创新高,但收盘回到最高价的5%以下。用趋势交易理论说,这两种表现都属“股价创出意外的新高,引发大量抛盘”。这时卖出股票,十有是有利的,除非是在大牛市中。大牛市,股价创出意外新高,反而能激起市场的更大兴趣,接踵而至的买盘,足以把这个抛压变成进一步上升的激励因素。

  都要看天。对农民来说,天就是今年的年成,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好年景,还是一个四时不顺、风雨不调的坏年景。对股民来说,天就是牛市还是熊市,是一般的小牛还是大牛。

  都要应时而作。对农民来说,往大里讲,这个时就是一年四季、春耕夏长秋收冬藏。往小里讲,就是节气,一应农活,都得应时而作,不能悖逆而行。对股民来讲,就是周期,就是趋势,不能背周期,逆趋势。

  都要应景,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对农民来说,今年适合种什么,估计什么好卖,今年生计的主要指望在哪里,就在哪里下更大力气。对股民来说,就是市场潮流、背景、条件,适合炒什么,用什么标准去选股,也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一是,农民会根据对一年的年景判断来做决断,估计今年雨水偏多,就做雨水偏多的打算,不会因为这两天比较晴,大太阳,改变主意;估计今年比较干旱,就做干旱的打算,不会因为这两天下雨,就把适合干旱的作物拔掉,改种适合多雨天气的作物。但股民常常会被三根阳线、一条长阴改变初衷,把原先想好的策略、拿定的判断全部推翻。

  二是,农民总是根据事实来判断好坏,田头地间转一圈,“今年苗出得不齐啊,看来糟了,要赶紧想想找补办法”。股民则常常会根据幻想,根据一些不知被证伪过几多次的理论来自我安慰,寻找心理支柱。

  风已调,雨不顺。大的周期没问题,去年三、四季度之交,我在自己的一个小圈子里写《大周期》,曾对这个市场窗口做过这样的测算:从1989年11月到2007年10月,历时215个月,根据三分法和二分法,可分别得出三组时间窗口。

  一组是215的0.33到0.38倍,该窗口指向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上半年。毫无疑问,在这个时间窗口里,产生了1849点的底和5178点行情前的筑底。

  一组是215的0.5倍,指向2016年的9、10月份。鉴于这个时间点产生的是一个不高不低、非顶非底的点数,所以,根据时间周期理论,我们可以把该市场窗口的点位视作一个价值中枢点,也就是3100点。

  还有一组是215的0.62到0.66倍,这组时间指向2018年12月到2019年10月,我们可以看到,2440点正好落在这个窗口里。

  周期是触发价格运动的神奇力量,但周期不能决定价格运动的方式和它的具体表现。这个表现还得看天,看宏观经济大势大局。要有好年景,除了风调还得雨顺。现在是风已调雨不顺,要晴不得晴,要雨不得雨,市场由此陷入盘局。这个盘局还要经历多长时间?我的估计是,三年。未来三年,我们始终得面对这种非牛非熊的局面,乐观、悲观,都得抛诸脑后。何处找补,把生计的指望寄托在什么上面,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可以考虑的。

  除了宏观的天气之外,苗不齐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现在的市场,基本面上靠得住,指望得上的股票大多价格都太高,比方说某只医药股,按去年收益算,市盈率已达90倍,而其年利润增长率,不过就26%而已,即使按成长股标准衡量,都已过高,更不用说用价值股的标准来衡量了。

  而价格低的,又让人不能放心,不敢做太多指望。由此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只要大盘稍许好一些,很多钱还是往好的股票里涌,而这些股票的上升动力已经并不充沛,对大盘贡献的边际效应已大幅降低;价格低的股票上升动力倒是充沛,但都虎头蛇尾,蹦上去,跳下来,缺乏向纵深发展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