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一览 > 我们正在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 新闻热点

我们正在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 新闻热点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03 05:04 浏览次数:

  此后,美国通过自身强大的护航能力,为协约国运送了数百万吨包括食品、燃油等在内的战略物资,贸易顺差由1914年的4.4亿美元变为1917年的35.6亿美元,经济取得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完成了对海权的扩张,一举取代英国成为世界海权最强国。

  法西斯战败,三巨头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通过多次会议建立雅尔塔体系,创建联合国。由此诞生的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组成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对世界经济进行了长达七十多年的统治。

  此后,以欧洲几大国为中心的传统国际格局完全被摧毁,以美、苏为首,带有强权和霸权主义色彩,在一定程度上牺牲发展中国家利益的新世界秩序,重新被建立。

  每一次世界性的战争后,国家之间的格局总会被改写。强者渐弱,弱者变强,历史的车轮就是在这样轮回与交替中滚滚向前。

  而2020的今天,我们又身处于一场世界性的战役中,只是此次战争并非人与人,而是人与病毒的战斗。

  一战,30多国参战,死亡1000多万人;二战,60多国参战,死亡6000多万人,今天,超过120个国家卷入疫情之中,目前还在蔓延之势,哪怕只有0.5%的死亡率,伤亡数字都是不可估量的一个规模。

  前两次战争,敌我双方是以国家为主体分别形成联盟的国际战斗,人类以利益纷争而自相残杀;可今天,敌我双方是以人类与微生物为主体的种族战斗,不分国籍,共同抗疫,人类需要更加紧密的团结在一起。

  凡尔登战役、敦刻尔克大撤退、诺曼底登陆。。。一战二战中无数经典的战役值得我们铭记。而今天的武汉,从封城的1月23号到即将解封的4月8号,无数抗疫英雄不惜生命的代价来把疫情对国家和世界的损失降到最低,这76天,是应该载入史册的76天,也是世界应该向武汉人民道一声感谢的76天。

  无论各大媒体平台的留言,还是百姓口口相传的,都对武汉此次在疫情中表现出的管理能力感到失望。

  尽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仍旧对中部重镇武汉充满信心,但人才外流尤其毕业生外流的趋势,几乎已成必然。

  据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武汉春节前2020届毕业生留存率为67.5%,高于一线%,但疫情过后,武汉的留存率直降为45%,大幅降低22.5%。

  如果武汉在疫情后不能很好的解决人才流失问题,会影响到楼市经济等方方面面。GDP跌出全国前十,掉队众明星新一线,都是有可能的。

  但我认为,更大的可能是武汉在此次疫情后知耻后勇,整治官员作风问题,大力改善城市治理能力,科教文卫重镇的基本面不变,支柱产业生物医药迎来机遇,武汉人民团结在一起,将阵痛后的城市经济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总的来说,一次疫情对武汉的影响远不止经济上的暂停,更多的是人才对这座城市的看法和国家对这座城市的思考。武汉在中国城市竞争中的格局可能就此改变,或一蹶不振,或厚积薄发。

  上周,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新冠肺炎情况通报会上表示,中国首次本土无新增病例,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中国抗疫措施经过实践证明取得了成效。面对这样一个新型的未知病毒,中国的经验,是可行的!

  无论是果断下令封城的悲壮决策,还是全国人民高度统一的执行力,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受到了世界各界的认可,加上中国已累计援助超过80个国家的慷慨举措,势必在世界各国心目中的形象,更上一层楼。

  由此,可能会对我国带来两个重要机遇,一是外资撤离本国而涌入中国,利好我国经济发展,二是为日后与他国签订各类合作协议奠定基础,促成以后友好合作。

  总之,全球疫情大战的今天,中国虽无法独善其身必受牵连,但从长远来看,可能就是一次重大的转折,国运的诞生。

  所谓的“曼哈顿工程”就是造核弹,这种直接与国家利益挂钩的科研项目,往往会引发国家对科研的高度重视。

  中国近年来一直在强调对科研界的投入,然而你如果真正走进过中国的科研圈,就会发现不仅很多好的项目申请不到经费,而且按论文多少来配置资源的方式,更多只推进了理论研究,很难促进那些真正有利于社会生活的应用型研究。

  对社会贡献最大的屠呦呦同志,不是博士,不是院士,也不是什么千人计划长江学者,几乎没有任何国家给予的头衔。

  本次新冠疫情,如果哪所科研机构或高校实验室把疫苗攻克出来,国家一定会慎重思考应该怎样去推进真正对社会最有益的科研,很可能,这就是科研界的一次改革。

  近日,环球日报就发表了社论《“破SCI”至上,科研资源配置怎么调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在“抢着文”的中国科研界,是否应该做出一些调整呢?

  二战后,美国实施著名的“马歇尔计划”,向伤亡惨重的欧洲提供物资与美元,美其名曰:“帮助欧洲实现复兴”。

  实际上,该计划要求欧洲各国必须用美元购买美国过剩产品,不仅推进了美元国际化的进程,也为以后美国低端产业向德国和日本转移打下了基础。

  美国把握住了战后良机,通过马歇尔计划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将美元推向世界,建立了我们经常提到的“美元霸权”。

  然而,近日美联储开始疯狂印钞,为解决流动性危机,无限量QE这种极端手段都拿出来了,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人民对美元信心降低,美元崩盘。

  比如英特尔芯片的生产制造和市场推广在中国,但核心技术研发工作仍在美国完成。我哪天不高兴了随时可以把生产地换掉,但全世界能研发这个芯片的只有我一家。

  一个国家一旦拥有世界性的技术,就可以通过整个世界来获利。说白了就是用别人国家的劳动力,来支撑自己的社会福利。

  二战点燃了美国的第三次工业,一系列军用转民用的科技应运而生:计算机、电子软件、半导体部件等等等等。1950-1970这段时间,美国GDP平均增长6.48%,科技与经济蓬勃发展。

  这完全是有可能的。经过这次新冠风波,中国的信息公开体系,生物医药行业,线上教育线上办公领域,都着改革进步,最重要的是,因为经济受挫,国家推出增长新引擎“新基建”。

  本轮新基建大力推广5G建设,我们在实践中发展,在经验中成长,一旦5G技术取得世界性突破,我们通过产业转移和全球推广,赚的就不仅仅是中国的钱了,而是全世界的money。

  文章最后,引用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发表的一段话: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造成严重损失,预计全球经济2020年将陷入衰退,2021年有望复苏。

  [2] H. N. 沙伊贝等:《近百年美国经济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3 年版,第517—518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