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制泾县 >
安徽泾县有一处五百年的明朝古宅至今族人还在
发布时间:2018-12-30 12:14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五百年古宅历经风雨,本应该见证家族昔日辉煌,“世进士第”县级重点文保单位,如今缘何陷入尴尬境遇

  在距离泾县县城25公里的云岭镇建设村,有一处鲜为外人所知的明朝古宅——萧良干故居。四五百年,历经沧桑,按理说明中期的古建筑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注与保护,可万万没想到,老宅子现在的修缮与保护都成了大难题。

  从泾县县城出发,向西大约25公里,就是云岭镇建设村,穿过一条小巷后,一处砖木结构的明式古宅赫然矗立眼前。

  今年67岁的肖建华,也是目前唯一还居住在这里的肖氏后人。见到记者后,老人急迫的开始给我们介绍起萧良干故居的历史。

  萧良干,字以宁,明隆庆年间进士,后来官至陕西布政使。因兴修水利,为官清廉,关心百姓疾苦,萧良干在主政期间有着极好的官声。而老家的这处宅邸之所以称作“世进士第”,是因为家族出过多位进士。虽然历经数百年风雨,眼前的萧良干故居,已是满处斑驳。但单从建筑规模就不难看出,萧氏家族昔日的荣光与辉煌。

  据肖建华老人介绍,萧良干故居是个典型的“四水到堂”式明代建筑,最早有五进厅堂,传到他们这代,还剩两进厅堂。老人说这宅子里,可以称得上是文物的老物件比比皆是,尤以北面这块门额最为珍贵。

  萧思似是萧良干的儿子,相传门额上十三个寿字就是儿子送给父亲的寿礼。记者看到,门额上镶嵌着两块精美的大理石匾额,下端十三个结构各异的“寿”字,一字排开,精美绝伦。

  南北两进厅堂间,还有一排石砌门槛,石上刻有飞禽走兽各式图案。此外,宅子内装饰各异的屋梁,图案秀美的滴水屋瓦,也都让这栋古宅呈现出了历史与文化相交织的美艳!

  老人家说,因为堂厅宽敞,屋子也多,以前村子时常会在这座老宅子里搞些活动。而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座老宅子还能派上大用场。

  记者的采访中得知,这座萧良干故居早在1985年5月就被泾县县政府正式确认为“全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保护,如今这座老宅子已经岌岌可危。

  面对镜头,肖建华老人向记者表达了他内心的担忧,因为像这样已经明显发生变形的墙体还远不止一处。他说,有一些墙面甚至早已崩坏甚至毁塌。

  肖建华老人表示,因为自己会瓦工活儿,老宅子内部有些能修能补的地方自己也就动手做了修补,但由于村子里严重缺乏保护这座古宅的意识,所以时常还会“帮倒忙”!

  肖建华老人介绍说,古宅原先门口有一片用鹅卵石铺砌装饰的路面,很是雅致。而在村里做路面硬化的时候,就直接用水泥覆盖了卵石图案。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后来,村里又在古宅的大门两侧装上了健身器材,让这个有着近五百年历史的老宅子从外面看起来,显得不伦不类。

  而要说起最让肖建华老人担忧的,那还属雨季来临时,雨水会漫灌进屋子里。老人说,因为古宅周围不断有村民在建新房,周边地势也就随之增高,这样一来,水往低处流,只要一下雨,老宅子就要遭殃。

  肖建华老人说,在他多次往村里、镇里反映情况后,最终在今年夏天来了一只施工队,靠着古宅南面的墙脚修了一条水沟。

  采访现场记者看到,老人家抱怨的这条水沟其实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用水泥修筑的明沟,大约二十多公分宽,另一部则为暗渠,如果一旦有积水,最终都会通过这条暗渠从老宅子的大门口排出。

  建华说,只要稍微有点雨,屋上掉下来的水都从这淋下来。只要一下雨,这块就是排水的,整个广场都是的。附近村民也觉得设计的不太合理。老人表示,这修建方案他本来就不答应。但最后村里还是强行施工,现在这排水效果差强人意,他不禁要质疑这只施工队伍的资质。

  那么这条水沟到底是谁来修建的?施工队伍又有没有资质呢?记者来到了泾县云岭镇建设村村民委员会,见到了村委会主任肖水祥。

  肖水祥 泾县云岭镇建设村村民委员会 主任:“他本人跟政府反映要做,第一次反映要做,我们考虑当时跟你讲的那个情况,喊他自己做,他一直没做,然后又到政府讲要招商引资,然后就没有做,后来他又反映要做,又跟政府反映了。”

  在记者表明来意后,村主任肖水祥也和记者一起赶回了现场,肖水祥介绍说,这座萧良干故居虽然是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它仍然属于私人产权,所以肖建华老人多次摇摆不定的想法,也让村里很是头疼。

  最终在今年夏天,村里结合“美好乡村”项目,对这条排水沟进行了施工,但对于施工方案,肖建华老人的想法却和村里的方案大相径庭。

  肖建华老人希望从家旁边挖沟排水,但村主任表示按照肖建华老人的想法的话,要埋涵管,加上前面还有一条路,不太好修。最终,排水沟还是从老人家里过。

  肖水祥表示,单从施工后的使用效果而言,这个方案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村主任肖水祥也承认,当时的施工图纸只是由镇里的水保站绘制的,至于有没有经过文物部门核准他也不清楚。

  根据我国《文物保》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爆破、钻探、挖掘等工作。但是,因特殊情况需要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的,必须保证文物保护单位的安全,并经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批准,在批准前应当征得上一级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同意。”

  那么修建水沟的施工队究竟有没有相关文物修缮的资质?这坐萧良干故居又到底有没有一个明确的文物保护范围呢?在采访第二天,记者又赶到了泾县云岭镇人民政府,以进一步了解情况。

  镇长束剑告诉记者,当时修建萧良干故居周边水沟的方案,确实只是由镇里的水保站设计规划的,主要是因为这项工程不涉及文物保护单位本身。

  对于萧良干故居周边民房的修建,镇长束剑表示,修建都是符合相关报批流程的,但可能由于修建过程中水沟的拥挤堵塞,在雨量较大的情况下,造成了水流倒灌。

  另外,他们也会进一步考察这条新修水渠的实际使用效果。束剑 泾县云岭镇党委 镇长:“明年雨季的时候,对这项工程进行现场复核,如果达到了目的,水渠就这样了,如果水进入古建的情况还存在,我们会进行修缮。”

  与此同时,记者还了解到,这处萧良干故居虽然属于私产,但是是三人共有,一位年过六旬名叫肖祥龙的老人,是这座老宅子一半面积的实际产权人。

  肖祥龙老人告诉记者,这条沟渠的修建,还是解决了一部分原来屋内积水的难题。肖祥龙:“村里面搞干干净净的,他不给他们搞,他讲是他的家,你家在前面,后面是我家的,搞干干净净多好,走路也好走啊,他不给他搞。 ”

  而对于老宅子的修缮保护工作,肖祥龙也坦言,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其余的产权拥有人,经济能力都相对有限,希望相关部门能够给予一些帮助。

  在前期的采访中,我们不难发现,这座有着近五百年历史的萧良干故居,因为产权私有,权属复杂,所以在维修和保护方面存在很多掣肘的因素。那么泾县文物部门又是否对这处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起到了应尽的保护职责呢?

  泾县文物局副局长甘胜利告诉记者,这条水渠因为不涉及文物主体结构,所以按照相关规定,施工方的确可以不需要文物修缮的相关资质。“做这个排水沟,准确来说,不是为了文物本体,而是为了延续文物本体的寿命,而采取的保护性的措施,所以对它外面的排水,应该是不要求,你有文物工程的资质。”

  在这条水渠修建完成后,甘胜利还去过老宅子现场,实地考察过排水效果,从到现场看的情况来说,这条沟基本满足了阻断对地面渗漏的情况。

  但同时,甘胜利也指出,在这条水渠修建过程中,县文物局做为监管部门,确实没有看到过施工图纸及具体的施工方案,操作上还是有一些失范的地方。

  而针对萧良干故居临近民房的修建抬高了周边地基的情况,县文物局副局长表示印象里并未见过相应的意见函。

  对于萧良干故居这样的县级重点文保单位的相关保护工作,甘胜利也表示,由于经费和产权的问题,他们的工作确实存在很大难度。

  甘胜利:“我们能够动用的也就是每年的文物以奖代补资金,每年是五十万,那么全县840余处。当然有一部分已经是国保、省保了,相对来讲要好一点。市县一级的文保单位 ,一些古建筑我们也不能全部都修缮。只能修重点的,文物保护价值高一点的,户主又愿意保下来的。”

  与此同时,甘胜利提到,当地镇政府也应该进一步提高文物保护意识。萧良干故居如果保护得当,日后或许还可以成为当地乡村旅游的文化亮点。“建设村想建设美好乡村,或者打造乡村旅游的亮点,世进士第是值得浓墨重彩书写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