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制泾县 >
安徽首例非法制售假冒“红星”宣纸案审判纪实
发布时间:2018-12-18 09:58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红星牌宣纸产自素有“中国宣纸之乡”的安徽省泾县,其质地绵韧、光洁如玉、不蛀不腐、墨韵万变,享有“千年寿纸”、“国之瑰宝”的美誉,荣获“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原产地稀缺保护品”等诸多殊荣,加之当前社会热衷书画类“风雅之物”,使得产量有限的红星宣纸供不应求,早已“纸贵如金”。一些不法之徒看到这一“商机”,用每刀(一刀100张纸)一两百元的普通书画纸假冒每刀千元左右的红星宣纸,获取暴利。2013年3月12日,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对首例制售假冒红星宣纸案进行公开宣判,这条造假利益链的线

  一张宣纸从原料到成纸,需108道工序,历时近三年时间,如今只有制浆等少数环节可以机械化代替,其余80%以上程序需人工完成。国家质检总局颁布的《宣纸国家标准》规定,“宣纸为产自安徽泾县、采用泾县及周边地区的青檀皮与高秆沙田稻草(不掺杂其他原材料)及泾县独有山泉水,按照传统工艺产出的艺术用纸”,与之不符的,业界统称“书画纸”。泾县的正宗宣纸年产量750吨左右,其中中国宣纸集团的红星牌宣纸占了640吨,而市场对宣纸的需求每年至少在1200吨以上。2011年下半年开始,红星牌宣纸价格攀升,畅销品种如四尺净皮从400多元一刀涨到800元。

  27岁的曹彬,泾县丁家桥人,退伍之后打工一年,开始做宣纸生意。2011年8月,他到湖南长沙天心阁古玩城开了“徽宣堂”,卖文房四宝,生意比较清淡。曹彬回泾县到同学的店里玩时,谈起红星宣纸价格高涨,利润可观,“我听圈子里面人说,有人做假的红星宣纸卖,一两百一刀的书画纸可以卖出上千块钱,这是个发财的好路子。”曹彬对同年出生的同村发小张伟华说。

  “我们出去卖纸时用假名字,用家园卡的手机号联系,就是出了事也查不到我们。”曹彬把他的想法和盘托出。

  于是,两人带着真品红星四尺净皮宣纸的包装纸,到江苏找了几家印刷厂,但人家都说没有那么大的版,做不了。

  两人没有气馁。张伟华在泾县找了家小厂,用每刀140元的价格买了30刀质量比较好、摸起来像宣纸的书画纸,还特地和厂家打招呼不要在纸的刀口上盖工厂标识章,又在熟人那里花1000元买了一刀真品红星牌四尺净皮宣纸,在武汉同乡处花900元买了一刀真品红星牌四尺特净宣纸。

  曹彬通过网络搜索,与在长沙从事印刷业的李猛取得联系。李猛见两人要做大版的包装纸,问他们有没有企业的委托书。曹彬支吾了一下岔开话题。经过商谈,李猛答应为曹彬制作6000套带有“红星”品牌标识的外包装纸(净皮宣纸包装纸、特净宣纸包装纸各3000张)以及产品卡、外包装标签、防伪标签、封口标签等标识。曹彬又在长沙一家文印社刻制了十余枚制假用的印章,用于盖在假冒红星宣纸的刀口上。

  2011年10月,李猛将包装纸及各种标签制作完毕,交给了曹彬和张伟华。两人快速制作了第一批30刀假冒红星牌宣纸,包了同乡的一辆小车,带着假冒红星宣纸,在长沙周边的株洲、岳阳等地找买家兜售,只卖出5刀纸。

  由于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卖,曹彬和张伟华决定带一些制假原料返回泾县,就在曹彬的家里做起假红星宣纸,打算在江、浙、皖、豫等地进行销售。

  曹彬和张伟华各购买了一张无记名的移动家园卡,还用捡来的一张身份证上的姓名“王应平”做了假名片,虚构“荣星堂宣纸厂”,标明是红星宣纸二级代理商,专门用于销售假冒红星牌宣纸。

  他们首选文房四宝店家集中的黄山市屯溪老街,推销假红星宣纸。曹彬坐在车里,张伟华上门推销,去了3家店,有个懂行的老板认出是冒牌宣纸,没买。另两家总共买了17刀,每刀850元左右,比市面上便宜300元。“市面上红星宣纸很难搞,一般真正懂行的很少,如果老板问我纸从哪来,我就讲我叔叔伯伯是红星宣纸集团一级代理商,能够搞到纸,价格还便宜。”张伟华说,“不少人知道这样低的价格根本买不到正宗红星宣纸,知假买假,大家心照不宣。”

  两人瓜分了所得的利益,觉得卖假红星宣纸的利润实在高。又在网上搜了一些大学美术老师、画家的电话,一一打去问人家要不要红星宣纸,可以送货上门。合肥有个美术老师一次从他们手中买了20刀假冒红星宣纸。

  曹彬和张伟华租了一辆双排座小货车,奔波在浙江南浔、河南信阳、江苏宜兴,以600元至900元不等的价格,上门销售假冒的红星宣纸。所获暴利,是他们做生意多年来未遇的,常常感慨总算找到一条发财的路。

  2012年春节后,曹彬要回长沙古玩城开门营业,叫张伟华一道去。在合作过程中,张伟华觉得曹彬脾气不好,每次卖纸都叫他出面,自己待在车里,时间长了风险太大,就不愿去长沙,想自己单干。曹彬临走前,将自家车库钥匙连同做假红星宣纸的印章也留下交给张伟华,自己带了一批假冒红星宣纸去了长沙。

  路过南昌,有个也经营文房四宝的同学得知他做假红星宣纸卖,就好言劝他别做了,曹彬哪肯听劝。从2012年3月至2012年5月,曹彬先后租用同乡的车辆,在江苏金坛、苏州、吴江、昆山等地销售假冒红星牌宣纸。

  颇有心计的张伟华则邀初中同学张新,合伙制造假冒红星宣纸。张伟华将他和曹彬制假用的印章及部分包装材料交给张新,在张新家里制假。两人购买了一张无记名移动家园卡,制作了姓名为“刘浩”的假名片。2012年2月至2012年5月,张伟华、张新结伙在安徽黄山、淮南,江苏宜兴等地销售假冒红星牌宣纸。张伟华独自去浙江金华卖纸。

  “红星集团的老总在北京文房四宝博览会上知道市面上有许多假冒宣纸,发火要严肃追查,这东西不能搞了。”正在浙江卖假红星宣纸的张伟华接到曹彬打来的电话。

  两人会面后,说起假如被红星宣纸集团追查到,必定会很麻烦,决定回泾县把制假用的印章、包装纸烧掉。

  曹彬车里正好还有20刀假冒红星宣纸,担心路上被查,就将这20刀宣纸丢弃在黄山市境内的高速公路下面。

  当天晚上,曹彬和张伟华等人冒着雨,带着存放在车库里的包装纸和一整套印章,来到泾县县城边上的狮子山上,将一堆制假材料点火烧了。

  曹彬回家后,又给在长沙看店的外甥女打电话,叫她把存放在阳台上的“东西”扔到郊区或者垃圾站里去。

  张伟华却还保留了一套制假工具。他也和张新说了造假的危险,但张新不愿毁掉,说由他保管在家里尽可放心。

  原先在温州卖卤菜的张新是受张伟华鼓动,开始参与做宣纸生意的。2012年4月中旬,他跟着张伟华到黄山屯溪推销宣纸。张伟华在车上坐着,由他进店和店主洽谈价格。“我晓得你们的宣纸不是真红星,不过假的不要紧,只要你们给我的价格放低,就可长期合作。”老练的店主汪某说。

  店主将价钱从每刀800元还到750元。张新不敢做主,打电话询问张伟华。在车上等结果的张伟华满口答应了。

  店主当即支付了20刀货款。得手后,张伟华告诉张新,这些假红星宣纸,其实是做得比较好的书画纸,每刀进价280元,20刀的利润有9400元,两人各分得4700元。见假冒红星宣纸这么好卖,张新兴奋得连说后悔早该和张伟华一起干。

  2012年5月初,张新与长沙的印刷厂厂长李猛通过电话取得联系,在李猛处定制了2000套带有红星品牌标识的外包装纸(净皮1000套、特净1000套),1万枚产品卡、外包装标签、防伪标签、封口标签等商标标识。李猛通过快递、物流发给张新。

  制假的材料才备齐,还没收回成本,张新自然不愿放手。到了6月初,他就想私下单干,又怕暴露真实身份,去办了一张无需登记身份证的移动家园卡,用假名印了名片。他悄悄找到黄山屯溪老街的那个店家,以比上一次还低的价格,每刀650元卖了10刀假冒红星宣纸。6月20日,张新主动打电话给店主汪某,问他要不要红星宣纸。汪某说要50刀四尺纸。

  张新喜出望外,从丁家桥一家纸厂以100元一刀的价格购进50刀书画纸,在老爸的房间里包装成红星牌宣纸。第二天雇了一辆面包车,将这批货送到屯溪。汪某以每刀650元的价格买了下来,付给他32500元。除去成本,张新赚了27500元,高兴得天天喝酒。

  张新怎么也想不到,汪某进了这批假红星宣纸后,高价向宣纸的原产地泾县销售,其中假冒红星牌四尺净皮、特净宣纸销售价格为每刀1000元,假冒红星牌六尺净皮、特净宣纸销售价格为每刀1800元,一笔就卖了69000元。6月25日下午,有人向泾县公安局举报。

  “这是泾县宣纸入选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第一例假冒红星牌宣纸注册商标案。”泾县法院院长陈钢新介绍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担负着保持民族文化独特性和维护世界文化多样性的双重职责。依法保护好非物质文化遗产,司法机关责无旁贷。社会各界十分关注此案,公诉到法院后,我们特别重视案件审理工作,精心安排,通过中国法院网图文直播庭审过程,以案说法,在更大范围内进行普法宣传,提高民众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

  庭审中,泾县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指出,被告人曹彬、张伟华、张新以营利为目的,明知“红星”商标是中国宣纸集团公司的注册商标,未经中国宣纸集团公司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中国宣纸集团公司注册商标相同的“红星”商标,其中,曹彬非法经营数额为125540元,张伟华非法经营数额为147640元,张新非法经营数额为113100元,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李猛身为从事印刷行业多年的行家,明知“红星”商标标识是他人的注册商标标识,明知违反了注册商标标识印制需要商标所有权人委托合同的规定,仍然故意制造、销售“红星”商标标识的产品卡、外包装标签、封口标签、防伪标签共计48000件,应当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张伟华说,“那个钱挣得心惊胆战的,我现在真后悔,不应该为了钱去做违法犯罪的事。希望法庭给我从宽处理。”

  法院查明,曹彬非法经营数额为123840元,张伟华非法经营数额为147640元,张新非法经营数额为113100元。被告人李猛为曹彬、张伟华、张新制作带有“红星”注册商标标识的外包装纸、产品卡、外包装标签、封口标签、防伪标签共计48000件。

  法院认定,被告人曹彬、张伟华、张新的行为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李猛的行为构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此案系共同犯罪,在被告人曹彬与被告人张伟华共同犯罪中,曹彬提起犯意,张伟华积极响应并参与,在假冒“红星”商标标识制造、假冒“红星”宣纸包装以及销售过程中,两人相互配合,共同完成犯罪行为,非法所得两人平分,所起作用基本相同,不划分主、从犯。在被告人张伟华与被告人张新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也基本相同,不划分主、从犯。

  鉴于四被告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以及尚未掌握的同种罪行,犯罪情节较轻,具有坦白、积极退赃、自愿认罪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法院一审分别判处曹彬、张伟华、张新、李猛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至十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至8万元不等。因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法院对四被告人宣告缓刑。

  中国宣纸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陈小平表示,红星牌宣纸是好几代人辛苦努力树立的品牌,如果被人假冒,会使企业在社会的形象受到冲击。法院此次公开审判非常成功,庭审直播宣传也很有意义,对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发挥了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