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制泾县 > 泾县大事记(节选)

泾县大事记(节选)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02 06:37 浏览次数:

  汉末(公元3世纪初)太史慈称丹阳太守,进驻泾县,立屯府,山越依附。其时,孙策已平定宣城以东各地,惟泾县以西六县尚未归服。孙策领兵进讨,太史慈与之交战于县城东郊东山,慈被擒而降服。后助孙策平定三郡,继讨陵阳。时袁术暗中印缓陵阳山越祖郎,鼓动山越合众攻孙策,孙策乃亲率将士讨之,生擒祖郎。

  桓彝补宣城内史。时“苏峻之乱”发生,桓彝纠合士旅欲赴朝廷,因郡(宣城)无坚城,遣将累败,遂屯驻泾县,遣将俞纵守兰石;苏峻亦遣韩晃攻讨,俞纵败,左右劝退,俞纵不允、力战而死。韩晃继续攻彝,彝在泾县固守经年,后城陷被杀。

  天嘉元年(560)梁朝王琳于永定二年(588)立永嘉王萧庄于郢州,叛陈。高州刺史纪机率军反叛,攻占宣城,以应王琳。是年泾县县令贺当迁率众进讨平定。

  天宝十四年(755)诗人李白应本县汪伦之邀来泾,溯泾溪(青弋江)而上,一路咏景纪游,留诗20余首。

  永泰元年(765)方清率义军陷石埭(时属泾县),江西御史中丞李广琛进讨,不克。次年秋,御史中丞袁、令判官陆渭率前军再次进攻石埭方清义兵。袁自带后军驻泾,未久,方清义军败。

  宣和三年(1121)2月方腊率义众陷歙州。不久,宋兵攻方腊,方败退。其时,刘延庆由江东至宣州,克泾县,与方腊所部八大王部交战,八大王部败走。

  首撰《泾县志》合成,共十三卷。(散佚已久。清嘉庆《泾县志县志源流》存其名)。

  洪武四年(1372)在县治南建造养济院,后毁。万历间重建,再毁。清代雍正十三年再重建,收养孤贫男妇30多口。后毁。

  万历四十六年(1619)泾县旅北京同乡集资,在北京正阳门外鲜鱼口长巷下头条胡同建造泾县会馆。

  顺治初(1644~)泾县、青阳、太平、石台四县边境不靖。本县水东翟村翟士怡檄练乡勇,合组联防,结寨固守乡里。

  顺治二年(1645)原明代泾县县令尹民兴流寓泾县,与本县县城诸生赵初浣等率众拒清,据城坚守。清军提督张天禄于八月十六日黎明,统铁骑百余,据东山发炮,城中屋瓦皆震,尹民兴走脱,赵初浣等战死。城陷,男女少长多罹难,仅遗民九十余人。县治官厅公署悉毁于兵火。史称“乙酉之难。”

  顺治六年(1649)涌溪义民程济起义,率众袭击清兵,清副总兵李歧山移兵白华驻营,民勇惨遭歼灭。

  顺治十六年(1659)秋南明一支武装自闽经上饶、歙州入泾县,地方受到惊扰。翟士怡协同泾阳、龙门、震山三乡乡勇合力防御。

  康熙二十五年(1686)县城南门西角城墙,被洪水冲塌十余垛,三十四年(1695)再遭洪水冲塌十余垛。四十年(1701),北城又遭洪水冲塌十余垛,后修筑。

  乾隆五十三年(1788)设泾(县)、太(平)分防,置把总驻防查村。五十九年(1794),在查村前山旁建造分防营署。

  咸丰四年(1854)正月太平军匡王赖文鸿率部七万,由石台、太平向泾县进军,清军守将易开俊坚壁死守,鲍超部驰援协战,太平军不支退走。

  咸丰六年(1856)四月太平军翼王石达开率部回援天京(南京),攻克泾县县城。未久离去攻宁国府及芜湖等地。八月、太平军古隆贤部由泾出发攻占太平县城;十月,清军周天受部占泾县城;十一月,太平军一部再克泾城,毙清廷命官泾县知县崔琳。不久太平军再次撤离县城,转战境内西南诸乡。

  咸丰八年(1858)十月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部又克泾县城及太平县城。清兵与之争战经年,县城两克两失。

  咸丰九年(1859)腊月清军副将翟玉龙被太平军捕毙于兰山岭。太平军乘胜破管岭清军兵营、屯驻汀潭、章渡一带。

  咸丰十年(1860)正月太平军破湾滩清军兵营与新渡兵营、其余各处兵营清军闻风而逃,太平军再克县城。三月,清军几路反扑泾城,战斗激烈。三月二十二日,太平军乘大雨弃城撤走。五月,太平军辅王杨辅清率部抵泾、双方再变激战。六月二十三日,匡王赖文鸿又克泾城,斩清总兵李嘉万等,并在县城东街建造“王府”。

  同治元年(1862)三月清军鲍超率部攻占泾县城。太平军据四乡与清军血战。十一月,太平军进据潘村营、晏公堂、围扑县城,清军易开俊率部与知县饶家琦登陴死守。太平军退。

  同治二年(1863)正月初一太平军环城筑二十余垒,架梯蒙弩攻城不克。七月,太平军古隆贤部由太平县入据茂林,赖文鸿部自石台进据丁家渡、章家渡。八月,古隆贤负伤去太平县。

  同治三年(1864)太平军因失天京(南京)失守,驻泾太平军撤离。清廷命饶馥存为泾县知县,整顿城乡秩序。

  光绪八年(1882)由洋务督办筹资四万银两,经商务总局核许,派员来泾,创办“万安煤矿公司”。开采琴溪、罗家冲、画眉岭等地原煤。

  光绪十二年(1886)宁国天主教总堂派外籍神甫莘继仁来本县潘村营一带传教,并建天主教堂一处。为本县外国教会传教活动之始。

  光绪十九年(1893)自春至夏,全县瘟疫流行,以北乡农村为最。十有九人染病,死亡严重,甚至有绝户之家。

  宣统二年(1910)四月泾县小岭曹义发鸿记、曹洪昌熙记出品之宣纸,参加南洋第一次劝业会陈列展出,分别评为最优级和优级。七月,分获清廷农工商部和南洋劝业会颁发的超等文凭和优等文凭证书。

  宣统三年(1911)十一月,辛亥,清廷被推翻。泾县紧随芜湖“光复”,县城青年士子带头响应,动员民众剪长辫。

  10月驻县城守兵一营,因两月未发饷金,20日突然哗变,放火烧西门城楼,抢劫殷商富户和马头厘金局。23日窜向徽宁山区。芜湖鲍镇守派团长王树勋、营长刘杰三率部来泾追剿。

  上海茧业公会芜湖办事处来泾县城开设茧行收购蚕茧。继后于章家渡设茧行。翌年又在赤滩、马头等集镇开设茧行。

  5月成立泾县学生会,响应“五四”运动,县城青年组织,通电支持北京学生斗争。

  9月茂林开设锦华工社(毛巾织社),由社主吴大成、章赣夫集资,聘请浙江技师指导,采用新工艺,分机织、漂染。举行开幕式,县各界名流出席致贺。是为泾县乡村发展新型工业之始。

  赤滩、马头、茂林、风村、潘村等地小学和黄田培风学校师生,先后在当地、呼口号、贴标语,募捐声援上海“五卅”惨案。其中马头学生募款最多,为317元,培风学生募款80余元,还有其他各校捐募款项,均分别汇寄上海工会。

  秋不断传来国民军北伐消息。知识青年群情振奋,私下制做“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准备更换红、黄、蓝、白、黑五色旗,迎接北伐军。

  10月11日军阀孙传芳部溃军30多人窜入县城南郊沙河村,县知事闻讯惊惶失措,命令卫队10余名出城迎击,遭溃兵还击,当场1人毙命,卫队退守,溃兵亦未入城。

  l1月军阀谢文炳部溃军一营入城,强行派款5万银元。经地方央求,殷实富商公堂筹交2万元,后开往宣城。

  2月中旬北伐军毛炳文部由旌德方向开来,各界民众出城欢迎,城内到处张贴标语,并举行欢迎大会。

  5月北伐军毛炳文旅开展宣传,县城砖、木、缝纫、工匠及店员、箩班工人纷纷组织工会,同时建立“县党务筹备处”,成立泾县妇女协会。

  5月26日(四月初八)午夜,土匪一股约200余人陷城,县长刘大濂潜逃,县城团防队抵御大部身亡。土匪盘据5昼夜,烧东街、赏溪街民房数10间,奸淫妇女,劫掠财物,勒索不从者遭杀害。西南乡团防队驰援攻城不克。后匪闻大军将至,于31日晚裹胁青年妇女、少儿共300余人质向古坝方向遁逃。翌日小岭团防入城维持秩序,继之太平县卫队驰援到城,军教导师李营、杨营两部由芜来泾,进山追剿。

  春省府调兵一营入汀溪一带山区剿匪,击毙并处决匪徒要犯数名。本县第二区卫队实行“清野”,烧毁山“龙澍宫”庙。

  春未,全县发生粮荒,乡村不断发生抢购抢粮事件,县府清查富户存粮,办理平粜,同时吁请外地同乡会购运安南大米来县,限价出售,粮荒缓解。

  4月县长刘中盛提倡破除迷信,协同县党部人员,带领地方团队和学生捣毁城隍庙泥菩萨,将木雕“城隍爷”、“城隍奶奶”投河。事隔一年后,县城少数乡绅又公然将菩萨从弋江镇接回归庙。

  5月县政府卫队2区队士兵10余人突然哗变,击毙队长、哨兵。新任县长张国英闻声躲避,变兵开狱裹胁犯人上街掳劫,放火烧毁恒发隆钱庄,旋向窑峰岭方向遁逃。不几日,省队驰泾进山追剿,捕毙数名。

  9月下旬县城师资养成所学生,声讨“九一八”事件,群情激昂,,查禁日货。公教人员臂缠黑纱,上书“抗日救国”四字表示声援。

  是年南京政府颁布“训政时期约法”,筹开国民会议。全县开展区域选举和民众团体选举。在当局指示下,泾县选王达为代表。

  是年县府教育当局开始推行“普及义务教育”,全县在原有几所小学的基础上,增设初级小学10余所。

  “泾县新生活运动促进会”成立,设县党部内。一时机关、学校、街头闹市张贴标语,以示响应。但百姓漠不关心。

  初夏始全县大旱近三月,颗粒元收,饥荒严重。饥民剥树皮、掘草根、挖观音土以为食。当局及绅商深为惊恐,乃发动富户开仓出粮由商会平粜(每元10斤)。后得华洋义赈会拨来面粉和麦种赈灾救济,人心渐稳。

  10月间红军为方志敏部抗日先遣队经旌德、太平转战至本县茂林一带,红军七军团军团长寻淮州在潭家桥战役中负伤随军来到。因伤势太重至此牺牲,遗骸葬潘村蚂蚁山。不久,先遣队向太平、石台、青阳方向进发,留部队百余人,进入县东涌溪山区打土豪劣绅。县城当局惊恐不安,请九区专署增调保安队来泾驻防。

  4月红军游击队夜袭县北赤滩镇,全歼乡地方武装。县城军政要员与豪绅富户惊惶失措,飞电省城告急。

  是年十一路军阮部3个营来县,进驻古坝、溪头、黄田等地,七十八师一个营进驻茂林,并以重兵驻扎漕溪村,“清剿”红军游击区,烧房劫舍,称当地民众为“难民”,强迫登记“感化”。红军游击队采取“敌进我退”战术,安全转移至旌、太、石、黟等地。

  县成立土地陈报处。宣称逐步实行“平均地权”。派员在各乡办理土地申报,除登记造册外,别无结果。

  冬泾县至宣城公路经一年多施工,全线月卢沟桥事变发生。消息传来,全县人民同仇敌忾。未久,客居芜湖、南京、上海等地本县籍人,纷纷举家返乡。入秋,各地难民扶老携幼来泾避难。

  春芜湖广益中学迁校至茂林镇成立分校。继之,原在宣城县的六县联立中学在茂林成立分校(联中本部迁旌德)。

  5月陈毅将军率领新四军一支队于15日到达茂林。翌日举行群众大会,陈毅发表演讲,号召团结抗日,救亡图存。并亲撰红军烈士寻淮洲墓志铭,勒石立碑亲往墓地凭吊。驻一日,开赴抗日前线月新四军军部进驻云岭,军部设罗里村“种墨园”。中央东南局同时迁来,设丁家山。

  2月23日、南方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部副部长周恩来到达云岭,视察新四军。3月15日离云岭返渝。美国记者史沫特莱随行到达,以随军记者身份驻留半年余。

  6月省地方银行泾县办事处,向屯溪行解送银元8400元,饰金73.71两、饰银86.2两、法币6200元。该行电请新四军派人护送,安全到达。后该处专程慰问,盛赞军纪严明。

  7月1日日机轰炸云岭中村一带,炸毁民房数千间及中村祠堂,炸死村民9人,新四军卫生队冯玲中弹身亡。

  10月6日(农历九月初六)日伪军约万人,由繁昌、南陵向云岭方向发动进攻,在汀潭烧毁30余户民房百余间,新四军军长叶挺亲自率部狙击。日伪军受重创。初八日折经小岭向县城进攻,沿途杀害小岭村民2人,烧毁枫坑街大部民居。

  9日日军入城,烧毁东街、南街及城外商店民居数百间、奸淫妇女、抢劫财物,新四军跟踪追击,当日克城。日军溃遁琴溪,在琴溪罗家冲一带,遭军队堵击,伤亡甚众。

  10日日伪军受重创,从芜湖出动日机36架,轮番轰炸县城、双坑、琴溪、赤滩、马头一带,掩护残部往宣城方向逃窜。

  同月第三战区调集军队7个师、8万兵力,在泾、旌、太3县布设重围,策划围剿新四军。

  6月皖南游击队二支队在樵山地区建立,洪林、尹德光负责。不久,配合胡明领导的皖南游击队、出击旌德、庙首、潭家桥(太平)乡公所获胜。

  8月泾县初级中学正式成立。校址先设大康(今黄村乡九峰村),后迁黄村。为本县自办公立中学之始。

  夏驻南陵军一四四师张昌德部叛国投敌,南陵被日军占领,张逆配合日军入侵泾县北乡童疃一带农村劫掠3天后回南陵。

  12月军一九二师、省保安五团、二挺等部队进攻樵山根据地,游击队展开保卫战,军受创退却。

  1月成立“泾县知识青年志愿从军征集委员会”,响应蒋介石“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征集知青入伍。

  1月中旬军十三旅一部去黄田屏山、涌溪等村进剿游击队扑空,遂纵火烧毁民房,强抓村民30余人,集中关押于“难民所”。

  2月初洪部游击队袭击茂林镇公所;3月,袭击章渡乡公所,歼灭自卫队官兵60余人,缴枪11支。

  4月游击队组织群众,对县西南、县东等12个乡展开破仓分粮斗争。5月袭击马渡桥乡公所和粮库,群众分粮2000余担。

  9月17日游击队洪部进攻驻茂林镇县自卫队,围击三天两夜,烧毁敌碉堡2处,歼顽军70余人,缴枪50余支,残部败退。游击队进驻茂林近月,建立茂林镇人民政府,群众称“小解放”。

  8月全县开始流通新发行的“金元券”,县政府颁令自19日起实行“经济管制”和限价。但数日后,物价又不断飞涨。

  4月21日解放大军渡江消息传来,驻县城军一九二师及杂牌部队于当晚撤逃。23日,县城去榔桥河沿途挤满军队和公教人员。

  4月23日解放军沿江支队李友白部连夜由孤峰到达上坊、下坊,追击县、乡自卫队,未经激战,自卫队皆闻风而逃。

  县政府军政人员已于前一日悄悄撤离,城内一片宁静。中国人民解放军皖南沿江支队副司令员李友白,率领部分部队于上午12时许由南门、北门进入县城,居民燃放鞭炮,迎接入城部队。

  4月25日原县政府泾县县长俞步骐率县政府军政人员及地方武装千余人(县乡自卫队官兵),携带枪诫弹药转辗至榔桥河,于24日宣告举旗起义,印发《告全县民众书》。当日星夜派员迎接沿江支队李友白副司令员到达榔桥,25日上午在榔桥镇举行起义接收仪式。

  同日泾旌太游击队司令员洪林解放太平县后,率部进驻泾县县城,26日发布安民告示,县长改由洪林兼任,宣布泾县人民政府成立。沿江支队奉命南下。

  连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部队分几路人马,经县城城郊向东北方向进发。城西门至江心洲,北水关至桃园、城北至下坊和城南上坊渡口都搭起临时浮桥专供行军。解放军露宿户外,秋毫无犯。

  5月2日成立泾县工作委员会。王荫田任县委(时称政委)。县委会分设组织、宣传、三部,机关设文昌巷沈家祠堂(原县党部旧址),开始办公。

  5月上旬县人民政府机关在夫子庙内正式办公,先后设置公安、税务两局及民法、财粮、教育、实业等科。

  5月开始划建全县区、乡、村各级政权。月底设置完成。全县划5区、19乡、3镇、226村,各级建立人民政府机构。废除旧保、甲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