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制泾县 > 关于泾县窑货店里的那些陈年旧事

关于泾县窑货店里的那些陈年旧事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4-02 11:21 浏览次数:

  皖南泾县,茂林古镇。四十多年前,街上有家窑货店,专卖景德镇瓷器和宜兴陶器,那可是正经瓷都和陶都的窑货,兼卖当地凤村的风炉和夜壶。

  老板姓徐,当时叫负责人,时年古稀。老徐解放前当过乡保安队的队长,但没听说做过什么伤德的事。解放后属“四类分子”,“”年间很是折腾了一番。平反后还补发了不少工资,日子过得滋润自在。每天一大早就一手执着包头珵亮的烟管,一手点着长长的“煝子”,站在柜台里,装烟丝,吹煝子,点火, 吞云吐雾,很是惬意。

  老式门面,老式柜台。人们总看见有个半大小鬼跑进跑出的,腿脚利索,口齿伶俐,大家伙儿都唤他作“小元宜”,是店里“学乖的(学徒)”。

  小元宜的父亲也是站店做杂货生意的。小元宜从小在家里耳濡目染,倒也学了不少规矩,再加上有些天分,到窑货店学乖,很是讨人喜欢。

  上下门板,也就是每日开关大门。那大门不是双开门,更不是现时的卷闸门,而是由十多块一两寸厚一两尺宽的门板临时组拼而成的。得每天早起一块一块地下,晚上一块一块地上。这上下门板既是体力活,又是技术活,很有窍门。上门板时先在槽口处将板的上头送入木槽,再从槽口处将板的下头送入石槽。下门板时先将门板匀力托移至槽口,再拉上头,一移一拉,都要掌握好分寸。稍微用力不均就会卡住不动。大冬天都会把人弄得头上直冒汗。一开始,小元宜年幼力薄,侍候不了门板,还哭过好几回鼻子。

  相对来说,招呼顾客,他可是“捏饼子吃茶”的轻松活儿。腿脚利索口齿伶俐的,很讨人喜欢,时常受到夸赞的同时,还能听老板和顾客们侃大山,谈“过搭年(掌故)”。

  服侍老板主要还是看灵性,讲究的是眼精手快,勤快机灵就行。比如,在第一时间为起床后老板打好洗脸水,然后在柜里取些零钱,到街上买几根油条,用紫砂壶泡上茶,再用糕饼碟子分别装好醋姜和酥糖,等候老板坐下来喝早茶。

  老板一高兴,就可以吃免费的早点了。有时老板还会交代:“明天多买两个油货。”有点麻烦的是搓煝子。“煝子”是方言,用草纸(俗称“三六表”,“表芯纸”)搓成细长条的纸卷,旧时抽黄烟用来点燃烟丝。一般把草纸用手裁成长约一尺五,宽约三寸五的纸条,先几张合起来卷,然后分开来搓成筷子粗细,不松不紧。吹时只要把握好送气与堵气,嘴里发出“糊涂、糊涂”的声音,就能吹得着。有几次小元宜将“媒子”搓成喇叭口,把个正在抽烟的老板笑得呛了口烟,眼泪水都出来了。

  这些活计千篇一律,难免有些枯燥。最开心的就是听老板和顾客们谈他的过往,谈解放前他在乡保安队的趣事。抓赌啦,抓嫖啦什么的。说得最有滋味的是有一次他连人带枪闯进村东头一富豪人家,说是搜查什么,其实就是想看人家西洋景。果然,闯进去就见到那家老爷子正光溜溜地抱着白花花的小老婆亲热。大家虽然当场尴尬,但很是眼热了一阵。事情过去好多年,谁曾想后来这保安队长和富老爷子两人都成了“四类分子”,戴上“牛鬼蛇神”的高帽,竟成了“难兄难弟”。

  老徐家窑货店里主营陶瓷,后又开了半爿杂货店,带卖些烟酒。为拓宽业务,还附带租碗。那时百姓家里办大事作兴租碗。有南容的,凤村的,还有铜山的。餐具是组合成套的。有品碗、葵花碗、蓝边碗、盘子、酒壶、酒杯、筷子等。八座(八仙桌)的是一桌一天四毛钱,十座(团台)的是一桌一天五毛钱。开好单子,一式两份,画押签字。归还时见单子清点,损坏照赔。客户租碗时一般另送两包纸烟。如遇喜事,还有糖。大多是硬糖,偶遇大户人家,还有上海“大白兔”糖。

  最有意思的是经常有人往窑货店里送糖。却是为何?原来这都是店里租碗租来的“外块”。说的是村西有个名叫禹宜的,眼睛不太好使,人家都喊他“禹瞎的”。以“文讨”为生,就是穿着打扮言行举止清丝丝的,赶场凑热闹,专讨做正经事的人家,有点职业化。他独来独往,从不结伙,被称为“独挑”。

  他也是窑货店的常客,他来店里可不是为了乞讨什么,主要是来打探谁家娶亲嫁女,谁家架梁祝寿。一看见,谁家租碗,准保要办大事。提前打听好了消息,到了那天,一准出现在办事人家,靠上门不走了,连说带唱:“你不给,我不怕,唱到来年五月夏;你不给,我不走,唱到来年九月九!”。三寸不烂之舌,一番云山雾罩,说得蜜糖淘饭。主人也想讨个吉兆,既不想招惹是非,又想图个皆大欢喜。于是,便包上个红包,外加糕饼糖果,招待一两顿荤菜白米饭。禹瞎的也是懂得回报之人,回来入店靠柜,也不说话,甩上两包糖后走人。当时两包糖可是大手笔了,况且禹瞎的在生意好的时候,还会送上纸烟。

  窑货店隔壁是寿材店,寿材店隔壁是花圈店。花圈店老板是哑巴,整天笑嘻嘻的,很是和蔼,人称“半聋子”,擅扎灯笼。每年腊八到正月半,半聋子就把铺子往街上摆。说是铺子,其实就是在两树之间搭块门板,拉根绳。挂上小灯笼。五颜六色的,很是招徕顾客。

  “半聋子”有一女儿,眉清目秀,粉面桃腮,笑起来有俩小酒窝,精致得不得了。有事没事总爱到窑货店里来玩儿,好像和店里那位专门跑景德镇跑宜兴进货的小伙计有点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