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泾”彩故事 >
西安水脉那些围绕古城的河
发布时间:2019-04-10 08:51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几千年来,人们在这里繁衍、文明在这里生长,长安更是在这些河流之中变迁、发展。长安水的演变辉映着历史的沧桑,记载着华夏儿女的勤劳智慧。

  泾、渭、沣、滈、潏、浐、涝、灞河犹如八条盘龙自周秦汉唐以来,和这座拥有十三朝帝都之称又是中华民族文明发源地的长安城结下了不解之缘。

  发源于甘肃的定西鸟鼠山的渭河,从天水出甘,经宝鸡沿岐山过咸阳,在西安东北接纳了泾河,一路过渭南穿华州至潼关的港口,投入到了黄河母亲河的怀抱。

  一路滔滔,在接纳了泾河后留下了美丽的耐人寻味的“泾渭分明”的成语典故,许多人质疑到底是“泾清渭浊”还是“泾浊渭清”,不过在不同历史阶段和不同季节是有变化的,泾渭竟然也难分明,所以人要难得糊涂才对。

  泾河发源于六盘山马尾梁,穿过平凉,从长武进陕,在咸阳原引泾水凿郑国渠泾惠渠灌溉咸阳原和关中平原,流过了大地原点,在高陵汇入渭,成为渭河的最大支流。

  秦岭大梁和天一线,沣河水就自那里蜿蜒而来,海子汩汩的泉水通过灵沼河汇于沣河,聚天地灵气的地方,难怪周文王会把都城选在这里,他站在灵台凝望老百姓在碧叶瑞莲里泛舟,露出喜悦的神情,三千年过去了,一切都在岁月的烟云里流觞。

  滈河出石砭峪,历经坎坷,流过山涧,流过村庄,淌过御宿川,在滩转了一个弯,一路蜿蜒,时而悄无声息犹如闺中秀女,时而歌声婉丽,带着绝龙岭闻仲自刎的传说,绕过城隍庙,绕过柳青故居,绕过香积寺,和潏河一起汇入梦一般的沣河。

  曾经也曾汇入镐池,镐京因此而得名。后来改道一去不复返,留下历史的沧桑连同彪池一起埋在了昆明池底。

  春天来了,河面上的冰雪渐渐融化,清澈见底的河水,鸟儿欢快的飞舞,让河边的杨柳树为它梳头,桃花簇拥一起鲜艳开放,蜜蜂飞来飞去,到处是春天的气息。

  长长的堤岸,宽宽的河床,在少陵原和砲里原地注视下,白白的沙粒,悠悠的水花,成了两岸人栖戏的地方。

  长水校尉的儿子苏武小时候就在河里玩耍,看着小鱼俶尔远俶尔近,欢快自由。之后接纳了鲸鱼沟的神话,一路欢歌笑语,奔向北去。

  东边适宜民居,后来就成了县城。西边曲波荡漾,文王迁父亲季历陵于此,百姓陂头而居,就是美陂湖的地方。

  其实涝河古名“潦”水。《诗经·洞酌》有“洞酌彼行潦”的诗句,意思是“远去挑水潦河边”。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把“潦”列入长安八水。潦后来大概是因为经常积水成涝,改为了涝河,在咸阳北入了渭。

  灞河发源于蓝田县霸塬乡,古称滋水,春秋五霸之一的秦穆公称霸后改名霸水。沿途接收了清河、辋峪河、浐河之水,在古城东汇入灞。

  隋唐时栽的柳树每到暮春,柳絮飞舞,如同冬雪,又因灞桥是长安东去的要道,所以折柳相送,留下了灞柳风雪的佳话。

  王维的辋川田园风光,吕氏兄弟的关学,狄青的兵寨,汉文帝的依山筑陵和一部关中秘史的小说,让这座白鹿原驰名天下。

  相当于两个半西湖大的昆明池已初具规模,让西安也就成了杭州;浐灞湿地,鸥鹭翔集,世博园成了百姓的水上乐园;九女冢,季历陵,美陂湖光水色,让游人遐想无边,;南湖泛舟,大唐不夜,醉在水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