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泾”彩故事 >
《成语大会》总决赛好玩好看(图)
发布时间:2019-01-02 10:06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昨晚,2015《中国成语大会》收官之战精彩激烈,作家组合PM2.5两度逆转登顶夺冠,以24秒猜出6个成语而走红网络的学生组合“白话灵犀”在最后历史知识的“点球”环节一题失力,屈居亚军。更有意思的是,PM2.5中一向木讷寡言的李剑章竟然在赛场上向对手“秦汉思源”组合里的王蕊发出了一段爱情表白,《成语大会》秒变交友节目。第二届《中国成语大会》在轻松、愉悦的娱乐氛围中完成了文化节目的使命,总决赛也在收视榜单上问鼎冠军,在网络上带动成语热门话题讨论。正如总导演关正文总结,用观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完成中华文化传播的重任是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的担当。

  自本届《成语大会》开播以来,来自邯郸学院的“白话灵犀”组合就是观众心目中的夺冠热门。总决赛前,两人的猜词视频在网络上被疯狂转发,被网友封为“成语女神”以及“行走的成语词典”。

  总决赛上,两人先以3比1碾轧“碔砆”兄弟,率先进入冠军赛。首轮六词对抗赛时,平均4秒1词的速度令台下端坐的两位文史专家郦波和蒙曼都自认不如。比如,张钰桦描述“什么荒什么嬉”,白娟立马猜中“业精于勤”;描述“骨象玉石”,立马反应到“切磋琢磨”;描述“把技艺传给你”,就想到“金针度人”;描述“斫轮”,“行家里手”脱口而出;说到“登峰造极”,马上蹦出“炉火纯青”。第三轮成语典故抢答对抗赛时,主持人张腾岳刚说了个开头:“这个成语讲的是论官二代的自我修养。谢家是东晋的名门望族,家族当中的……”张钰桦这边已经猜出“芝兰玉树”。

  相较于“白话灵犀”的冠军气势,PM2.5弱了很多,一来,他们是在比赛中段因为各自搭档被淘汰后才组合在一起的,仓促上阵,晋级赛前只有三天磨合时间,PM2.5作为仅存的一对作家组合。事实上,90后的李剑章还是在读的硕士研究生,只有80后的彭敏是硕果仅存的职业作家,两人的年龄差几近10岁。因此,两人组合以来,在比赛的前三轮中毫无优势,只有把对手拖到第四轮,才有希望仗着深厚的文史学识险中求胜。

  总决赛时也是如此,在与“秦汉思源”的较量中,前两局落花流水,主持人已经提前恭喜“秦汉思源”胜出了,却不想第三局他们竟然罕见的两次失误让分,PM2.5才得到喘息机会,在后两局力挽狂澜拿到与“白话灵犀”争夺冠军的资格。

  今年《中国成语大会》设计了作家和大学生两组选手,互相竞争,互补短长。大学生的优势在于有大把的时间准备比赛,二十出头也是记忆力、学习能力最好的年纪,而作家们则要以阅历、学识积累、理解能力和心态这些软实力补足时间和记忆力的短板。比赛前期、中期,作家们纷纷不敌落马,没想到总决赛的冠亚军竟然还是作家与学子之间的竞技,双方优势、劣势明显。

  “白话灵犀”两位“成语女神”向来霸气十足,冠军争夺赛中先声夺人:一举拿下主题六词竞猜和双音节对抗,以2比0领先。双音节对抗,张钰桦提示一个“贪污”,白娟思索一会儿,随意蒙了一个“损公肥私”,居然就对了。第二词,张钰桦提示“迎客”,白娟立马猜出“接风洗尘”,根本不给对手机会。不料,第三局的90秒对抗赛,“白话灵犀”两次失误,没能完成比赛。PM2.5赢下宝贵的一局。第四局到了PM2.5的地盘,两位才子展示出了他们对成语典故烂熟于心的本事。主持人的成语典故刚开始讲:想当歌星,永远不要小瞧你的音乐老师。传说,秦国的薛谭……PM2.5已经给出答案:“响遏行云”。第二题,典故又是刚讲了个开头:这个成语出自一个少年人的志向。南北朝时……李剑章就又抢答“乘风破浪”。嘉宾郦波感叹:神猜不可以常理度之。

  双方只得进入考文史常识的“点球”之争,PM2.5此前每次获胜都是把对手拖至此环节。这次也不例外,第五回合,“白线答对,彭敏与李剑章获得2015《中国成语大会》年度总冠军。若说是运气,没有对手在前三轮的失误,PM2.5没有机会。若说是必然,比赛是配合、心态、实力、临场发挥的综合考量,PM2.5赢得有理。

  在赛场上庆祝胜利时,击个掌都能屡次击偏,这就是本届《成语大会》的年度总冠军,用“另类”形容恰到好处。一个木讷寡言,一个是冷笑话王,在俊男美女之中显得其貌不扬,两人给组合取的名字也邪乎,PM2.5。赛场上,80后的彭敏自称“敏叔”,为了活跃气氛经常冷笑话不断,口头禅是“老娘拼了”;李剑章则话不多,表情欠奉,只有比赛激动时不由自主地两手张开,浑身使劲。

  来自沈阳的李剑章是中国人民大学现当代文学专业在读研究生,被老师同学称为“移动的百科全书”、“从古代穿越来的人”,获得过34个荣誉证书,其中包括华北五省(市、自治区)大学生人文知识竞赛一等奖,人送外号“获奖专业户”。他人生最享受的事情是在国家图书馆看书,阅读兴趣比较广泛,喜欢涉猎各个方面的知识,既有文学、历史,也有、军事。他认为二十几年的阅读生涯,让自己积累了不少成语。此外,翻阅《新华字典》也是他的学习乐趣之一。

  李剑章大部分时间很安静,呆呆的,赛况紧张激烈时,有时会突然振臂高呼“呼啊”、“耶”,负责吓人一跳。总决赛在与“白话灵犀”争冠的紧要时刻,他突然冲着“秦汉思源”的王蕊大喊了句“我爱你”,惊了全场。赛后接受采访,彭敏承认,李剑章是被自己鼓动的,“没想到一煽呼这小子来真的了。”他还代为解释,“剑章是认真的,我们平时和‘秦汉思源’一起练习时,他就对王蕊有好感,我鼓励他去试探试探,结果这个呆子,一‘试探’就问王蕊,‘你有男朋友吗?’‘哦,我也没有女朋友’,人家一定误解他是挑逗,其实,这个90后的孩子从来没谈过恋爱,特别认真,特别郑重,所以,才会在赛场上大声表白的。”

  来自湖南的彭敏是《诗刊》杂志的编辑。他毕业于北京大学与人民大学中文系,他的同学是李剑章的研究生导师,所以两人在赛前就认识。虽然临时组合有些被动,但彭敏分析,两人能赢得比赛,不乏运气成分,也确实配合得不错。“我们两个都是学当代文学的,又都酷爱古史文化,喜爱古诗文,我们在之前储备比较深,知识结构非常像。”赛场上,彭敏尽量让寡言的李剑章多答题,自己负责活跃气氛,相得益彰。

  彭敏善于分析总结,他认为,和大学生对抗,记忆力是短板,心态稳定是强项,所以,李剑章负责答题,自己反应较快,负责稳定场上气氛,以求得最后发挥稳定。此外,彭敏和李剑章是一对新组合,默契不够,每每在前三轮比赛中被动,但彭敏自认在成语典故、知识上积累厚实,因此,赛场外常常给对手的学生组合们讲成语典故,学生组合们也指导他们比赛技巧。比如,李剑章在赛场上的第四个听典故说成语的环节表现出众,因为彭敏发现,考题成语都是很大众的,不冷门,只要题目说出了年代,基本就能锁定在两三个成语的范围内了,再出现人名,就能马上确定了。对于这些比赛窍门,彭敏都毫无保留、毫无遮掩地跟对手们分享,所以对手们也愿意把前三轮的答题诀窍教给他们。

  彭敏大学时代曾是不食人间烟火、在象牙塔中吟风咏月的诗人,被称为万能文艺青年,弹吉他、吹笛子、拉小提琴,写新诗、写诗词、写小说,获得过北京大学校园原创小说大赛一等奖、王默人小说奖一等奖、中文系学术原创大赛一等奖、原创诗词大赛最佳原创奖、未名诗歌奖,包揽了北大所有文学奖项第一名。但毕业后遭遇了现实的迎头痛击,转而有四年时间沉迷于股票和期货投机,想自己成立基金公司炼成一代股神。

  梦碎债台高筑后,他重新拾笔,参加过很多文化类电视节目,曾在2015《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四现场”媒体竞赛团获得年度个人总冠军。彭敏告诉记者,自己的散文集《被嘲笑过的梦想总有一天会让你闪闪发光》今天上架,书名中所谓“被嘲笑过的梦想”就是指他以参加电视节目硬的曝光率促销自己文学作品的这个想法。彭敏说:“我大学时写诗写小说,很多同学取笑我;我现在这么大年纪,老出来参加比赛,很荒诞。这个年纪机会成本已经很高了,把时间投放在哪应该很慎重了。如果再拿不到好成绩,很丢人呀。但我觉得这些事情有可为。”

  备战成语大会,彭敏花了四个多月时间把《新华成语大词典》背了个滚瓜烂熟。他给下一届成语大会选手的建议就是:“千万不要排斥死记硬背。因为人类掌握知识就是靠记忆,而记忆最常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死记硬背。”另外,经常在比赛中展现自己不正经一面的彭敏,很“严肃”地告诫下届选手:“一定要找同性搭档。虽然男女干活,搭配不累,但是不累地做一件事,往往都做不好,而且也很容易旁逸斜出地冲着别的目标去了,不能够专注于比赛本身。不信请看两届《成语大会》进入最后总决赛的队伍,除了‘秦汉思源’之外,一水儿的同性。”